中国建筑:用“世界地标”讲述中国故事

贾兴鹏 王静 李易 实习生 于洋

2017年05月14日00:00  来源:人民网
 

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总经理、党组副书记王祥明在接受人民网专访(贾兴鹏 摄)

欧洲第一高楼俄罗斯联邦大厦、非洲第一高楼肯尼亚内罗毕哈斯塔、世界最高宣礼塔阿尔及利亚大清真寺、马来西亚吉隆坡标志塔……

“这些响彻全球的超高建筑,并不是出自欧美建筑企业之手,而是中国建筑的作品,可以说,全球一半的超高层,都是由中国建筑完成。”日前,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总经理、党组副书记王祥明在接受人民网记者专访时如此表示。

其实,作为“一带一路”的先行者,中国建筑早已在这条路上结出了绚丽果实。27亿美元拿下埃及新首都建设项目,37.5亿美元签署澳大利亚基础设施项目,在45个“一带一路”国家完成布局……

数据显示,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至今,中国建筑境外累计签约达601亿美元,其中包括中巴经济走廊最大基础设施项目白沙瓦到卡拉奇高速公路(口行融资)、世界最长全预制桥梁文莱淡布隆跨海大桥、中国承包商在海外承接的最高在建项目马来西亚吉隆坡标志塔等多个重大项目。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中国建筑正在用一个个“世界地标”,为“一带一路”筑上中国的烙印。

走出去的艰辛

回首这些光鲜亮丽的数字,背后则是“中建人”走出去的艰辛故事。

2011年利比亚突发战乱,中国建筑创造了万人万里大撤离的奇迹。(中国建筑供图)

中建八局刘文成,从20岁开始做机械工,从拧螺丝钉开始,操作修理各种机械设备,一直到安装各种大型的机械化电气化生产线,一步一个脚印从国内走到海外。从利比亚转战刚果(布),再到阿尔及利亚,刘文成紧随中国建筑走出去的铿锵步伐,施展个人绝技,终于在海外成就一名“机械达人”。

2011年2月,利比亚动乱,刘文成经历了3次举世震惊的万人万里大撤离,每次大撤离前,刘文成都将叉车、越野车等机械设备封存在养护窑里,期待着重返利比亚的那天。

中建六局负责施工的世界最长全预制桥梁文莱淡布隆跨海大桥,经由海滨穿过热带原始雨林,终年炎热,体感温度高,紫外线照射强烈,雨林里还有多种毒蛇、毒虫和疟疾蚊,河道里经常有鳄鱼出没。在施工沿线无淡水、无动力电线、无通行道路、无通讯信号、无人烟的“五无”的情况下,项目创造诸多“世界之最”,不断刷新中国桥梁建造纪录。

2014年,第一次做海外工程的中建一局项目经理孙传程便接到一项挑战任务,带领项目团队修复位于俄罗斯莫斯科的中共“六大”会址这一极具政治影响力的建筑。莫斯科冬天的室外温度达到零下30多度,为保证工期,需要团队在极寒天气条件下进行户外施工作业。

程赤名,中建三局中巴公司一名普通的中层员工。2014年巴基斯坦新机场项目遭遇了登革热疫情的重大冲击,当时共有30多人感染登革热被送往医院救治。登革热是一种蚊虫叮咬交叉传播的非常凶险的传染病,巴基斯坦每年都有许多人因为感染登革热而丧命。在极其严峻的时刻,程赤名蹲守医院负责对染病职工进行救治,虽然他知道被传染的机率非常大,但他没有一丝退缩的念头,只有一个信念,在巴基斯坦的职工,一个都不能少!

正是凭着不畏艰辛的精神,截至目前,中国建筑已在巴基斯坦、埃及、新加坡、阿联酋、科威特、斯里兰卡、文莱、柬埔寨、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45个“一带一路”国家布局布点。今年3月,与澳大利亚签约37亿美元框架协议,承包澳大利亚西澳省基础设施一揽子项目。

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总经理、党组副书记王祥明表示,在践行“一带一路”倡议的过程中,提出了海外优先发展,统筹国内外资源,确保海外资源优先投入、海外市场优先培育、海外资金优先保障、海外事务优先决策,同时对过去的海外业务板块的体制机制进行了深化改革,彻底改变了过去一船出海的策略,打造了中建的海外联合舰队,形成了责任主体多元化的格局。

数据显示,自“一带一路”提出以来,海外累计合同额是601亿美元,实现的营业收入337亿美元,这个数据占中国建筑30多年海外经营总量的44.4%和39.2%。

第一个在国外采用中国标准设计和建造的电视塔——斯里兰卡科伦坡莲花电视塔项目。(中国建筑供图)

只认英国标准的建筑师对中国竖起大拇指

中建二局莲花电视塔项目,地处英联邦国家斯里兰卡,是首个在国外采用中国标准设计和建造的电视塔。虽然开始按照中国标准设计建设了,但国外业主、监理只认可英国标准,并不同意使用中国产品。

为改变国外市场对中国材料的误解,扩大国有品牌在国际的影响力,最大程度节省项目采购成本,中建二局安装公司斯里兰卡项目执行经理张磊,坚信中国的材料也可以扛得住国外考验,他不惜路程遥远,困难重重,坚持将样品带至海外施工现场。

看实物不能扭转外国人的认识,张磊联系当地实验室、查阅相关资料,将国标和英标逐项指标一一试验、细致对比。尽管语言能力受限,工作难度巨大,也丝毫没有打击他对国产材料的执着与坚持。

张磊多次在工程技术讨论会上,通过详细的参数资料和现场试验数据,在耐腐蚀、强度等材料性能方面证明了中国产材料的质量,说服了固执的外方建筑师代表。

事后外方代表得知张磊连续不眠不休的试验,为中国人较真劲儿和产品质量竖起了大拇指,并用汉语说“你们真棒”。

中建二局安装工程公司副总经济师、越南VISTA和迪士尼项目经理杨延华,不善言辞却操一口流利的英文,不善交际却与非洲、越南、新加坡、美国等国家和地区的人成为朋友,不争名利却接连问鼎鲁班奖和中国钢结构金奖。

在阿尔及利亚奥兰医学院项目施工的三年半时间里,杨延华只回国2次,2004年2月19日,项目竣工剪彩时,只见过一面的儿子已经一岁半了。“我热爱我所有的工作,并从中得到快乐。”

后来建设的喜来登酒店、特莱姆森酒店,杨延华把一个中国工程师对品质的承诺深深留在了阿尔及利亚的土地上,阿尔及利亚总统亲自发来感谢信:“你们干的工程,是镶嵌在特莱姆森皇冠上的珍珠。”

刚果(布)总统萨苏出席刚果(布)1号公路通车仪式并剪彩。(中国建筑供图)

刚果(布)国家1号公路是唯一横贯刚果(布)东西全境的双向四车道国家级干线公路,全线长535公里,西起非洲第四大港口城市黑角,东至首都布拉柴维尔,穿越沿海平原、马永贝原始森林、尼亚黑河谷、巴塔赫高原,被称为刚果(布)交通史上的“梦想之路”。

历时8年征程,2016年刚果(布)国家一号公路最终实现顺利通车,将黑角至布拉柴维尔的车程从一个星期缩短至8个小时,日交通量由原先的164辆增加到现在的4000多辆。

在刚果(布)国家一号公路正式通车仪式上,总统萨苏对一号公路的建设者连说:“非常感谢,非常感谢”!

“打铁还得自身硬”,王祥明在接受人民网记者专访时表示,在践行“一带一路”倡议中,无论是小到螺丝钉、还是大到核电站,中央企业都必须以过硬的产品质量展现出当代中国制造、乃至中国创造的卓越品质,这不但事关央企形象,更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影响了沿线国家与民众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认可水平与响应程度。

王祥明举了一个例子,在2003年阿尔及利亚大地震中,当地房屋普遍损毁,而中国建筑建造的房屋基本完好、无一倒塌,被当地政府和民众誉为“震不垮的丰碑”。

阿尔及利亚南北高速公路T2隧道施工现场。(中国建筑供图)

撒哈村的村民:希望你们永远留下来!

刚果(布)“梦想之路”修建过程中还有这样一段插曲。

刚果(布)一号公路工地要经过一个叫做“撒哈村”的村庄,村民祖先是撒哈拉沙漠以南的游牧民,早期因修大西洋铁路,就在刚果(布)当地扎根,几代人繁衍生息,已有8000多人规模。

民风彪悍,难打交道,是撒哈村人跟其他地方不同之处。刚进村的时候,村民冷眼,村长霸道,报名打工者寥寥无几,魏乐荣为代表的中建五局土木公司项目部明显感受到了当地人的“不欢迎”!

情况的转变发生在10月的一天,工地上有一批年轻打工者突然约好似地都没来工地。项目部派人了解到,原来这里学校十月开学,他们都上课去了。魏乐荣到学校一看,发现学校破败不堪,当即决定帮他们维修学校。

项目部和学校联系时,校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第二天,拉着水泥和石料的汽车开进了学校。几天后,学校整修一新。村长和校长满面笑容地赶来项目,送上感谢信。

意想不到的是,一天后,二三百人前来项目报名打工。从那以后,学校一年一度的运动会,项目部都主动提供奖品赞助。主要是学习用品和体育用品,从国内采购,然后发货过去。

但是不久,魏乐荣又发现,学校到村子的路是条土路,凹凸不平。晴天飞尘扑面,雨天泥水没了脚踝。大家商量,可以用工地余料修好这条路,方便这些孩子上学。

先用宽厚的片石垫底,再在上面铺碎石。每次满载石料的自卸车向这条马路驶去,路人都会向司机招手致意。经过三个月努力,一条崭新平整的马路出现在撒哈村村民面前。

从此,村里的人见了中国人,都会满面笑容地翘大拇指,说一声:“你好!”村长甚至逢人就说,“希望你们永远留下来!”

“中国建筑在海外的这些年,为什么能够取得发展,能成功进入美国、中东、新加坡这些发达国家市场,而且成功跻身当地的先进承包商的行列,完全得益于我们的本土化发展。”王祥明在接受采访时这样总结中国建筑的成功之道。

随着中国建筑“走出去”步伐的不断迈进,中国建筑的队伍里也出现了许多外籍员工的身影,他们为工程的建设施工贡献着十分重要的力量,而他们的生活在和中建文化“碰撞”反应的同时,也悄然地发生着变化。

34岁的Tshepo Mabunda是他们中的一员,他在中建电力纳米比亚湖山铀矿项目担任安全主管工程师。作为项目管理人员,他每天都在中非双方项目领导和当地劳务工之间扮演沟通协调的角色,生性乐观、经验丰富的他工作起来游刃有余,是领导和工人逢事必找的“香饽饽”。

Walid是吉布提多哈雷多功能港口(一期)项目部在当地招的黑人司机。在开斋节后工作的第一天, Walid给项目部送来一个大蛋糕,作为礼物感谢那些帮助过他的中建人。

Walid说,两年前,他只能靠接点零活勉强养活自己和家人,而如今,他有了底气,已经开始考虑12岁的大女儿未来读什么样的学校,下半年为一家七口买什么样的房子,“非常感谢吉布提项目部给了我一份体面的工作。”

为进一步扩大海外市场,发挥外籍员工的工作积极性,2013年中建五局首次从外籍员工中评选出两名阿尔及利亚员工、一名刚果(布)员工作为中建五局2013年“优秀员工”,并将两名阿尔及利亚员工请到中建五局2013年工作会暨第七届三次职代会上予以表彰。

“中国建筑从‘走出去’就开始实行本土化发展,与项目所在国互利互惠,不仅充分融入当地市场,还得到了当地政府和人民的认可。”据王祥明介绍,中国建筑的海外公司的本土化程度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基本实现了员工和材料的属地化。

“海外公司平均本土化水平都在50%以上,美国公司98%的员工是美国人,只有2%中国人;中东公司86%是当地的,新加坡公司高达81%。”

中建五局阿尔及利亚南北高速公路项目正在教阿尔及利亚的小朋友学汉语。(中国建筑供图)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天籁童音的合唱团,中法双语演唱的《茉莉花》,这正是中建五局阿尔及利亚南北高速公路项目“三八妇女节”特别活动之“走进阿国,微笑‘童’行,以爱筑造中阿文化之桥”的现场。

2017年3月8日下午,在“三八国际妇女节”到来之际,南北高速公路项目党工团联合行动,组织全体女员工走进MEDEA省Boudissa Hamdane女子小学,与该校师生开展了中阿文化的交流活动。

生动的视频,经典的歌曲,频频的互动,为这所有着60余年历史的女子小学带来了欢乐,促进了中阿文化交融,加深了中阿文化互信。

一个项目的实施,不仅能给当地带来大量就业岗位,还能带动建筑加工的产业升级,“这才是一个好项目的评判标准。”

王祥明坦言,好项目的另一个评判标准,是兼顾经济效益和民生诉求,这也正是“一带一路”倡导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核心理念,目标是实现共赢。

(责编:窦明、夏晓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