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

樊启祥:白鹤滩水电站堪称世界技术难度最高的水电工程

2017年08月03日08:27  来源:人民网
 

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樊启祥做客人民网

人民网北京8月3日电(记者杜燕飞)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在建水电工程——白鹤滩水电站全面开工建设之际,7月27日,中国三峡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樊启祥做客人民网时表示,白鹤滩水电站是当今世界在建的综合技术难度最大的工程,通过实施“智能建造”,可以有效解决白鹤滩水电站拱坝的一些技术及管理问题。

樊启祥说,白鹤滩水电站是当今世界在建的综合技术难度最大的工程,这与水电站主要建筑物的构成、功能,以及它所处的自然社会环境决定的。

白鹤滩水电站面临着复杂地质环境条件下高拱坝建设,高地震烈度、坝身大泄量、坝基层间层内错动带稳定和渗漏处理,混凝土温控防裂以及坝基柱状节理玄武岩变形控制等关键问题,堪称“中国乃至世界技术难度最高的水电工程”。

为确保白鹤滩水电站工程顺利建成,樊启祥表示,在规划设计阶段,通过地质勘测了解拱坝所处的地质环境,在勘测基础上,选择跟地质地形环境相适宜的拱坝的结构和体形。同时,针对拱坝长期结构安全的主要的地质现象和地质——玄武岩柱状节理问题,进行专题研究。目前,三峡集团已系统掌握了玄武岩柱状节理在开挖卸荷过程中的特性,找到了控制它松驰变形的工程措施,现场的各项检测数据,都充分地反映玄武岩柱状节理的松驰程度、松驰深度都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完全能够成为白鹤滩300米级拱坝的基础,保证拱坝的长期运行的结构安全。

值得注意的是,白鹤滩水电站也是智能大坝工程。通过实施“智能建造”,可以有效解决白鹤滩水电站拱坝的一些技术及管理问题。

樊启祥介绍说,“智能”主要是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全面感知”。在拱坝建设过程当中,通过一些传感器,了解大坝建设过程中的各种环境参数、监测数据、施工过程数据,这是首先了解的。获取数据后,在白鹤滩复杂的地形环境下面,建设一个传输网络,把这些数据实时地传输到系统里去。

二是“真实分析”。通过工程数学模型,通过一些判断准则,对获取的数据进行分析。这种分析,是对已做的工作进行评判,也是对未来要做的工作进行预测。这种真实分析,有原来规划阶段、设计阶段、以及建设招标阶段所确定的各种基础数据和基础条件,包括基础成果。同时,对原来规划设计勘测阶段的一些参数,也要进行一些反馈分析,用在真实分析模型里面。对一个拱坝来说,它的环境条件,包括它内部的应力、温度,要进行耦合分析,还要跟工程进度结合起来进行分析,把大坝的安全放在首位来协调。

三是“实时调控”。根据分析完的情况和安全判断准则,可以进行实际的调控。比如对大坝的建设速度、建设过程当中相互之间的坝块之间的高差进行调控,对拱坝建设过程当中横缝的结合,以及接缝灌浆进行调控。

樊启祥指出,白鹤滩拱坝是建设智能拱坝的第二个阶段,即智能拱坝2.0系统。溪洛渡拱坝是在数字拱坝建设基础上向智能化进行迈进,是智能拱坝1.0系统。

樊启祥表示,混凝土大坝建设的一个关键技术问题,就是防止大体积混凝土产生温度裂缝。对混凝土温度裂缝,在三峡工程以及国内外建设都采用了通水冷却、低温混凝土技术。

通水冷却以前靠人工,在溪洛渡大坝上实现了智能温控、智能通水冷却,根据温度过程曲线,通过测量混凝土里面的实际温度,加上对混凝土周边环境条件的计算,以混凝土每个阶段温控防裂的安全系数为基础,调节通水的流量、通水的水温,使混凝土冷却过程的降幅和速率都能够得到有效的实时控制。在白鹤滩拱坝里面,在智能通水方面要继续把这套系统用好,还会在智能灌浆上面、智能振捣上面,混凝土施工质量“一条龙”上进行智能管理。

此外,除了做工业过程智能管理和控制之外,三峡集团开始做资源要素的智能管理,比如,工人的安全状态、工作状态,要通过准入过程的跟踪,交互式的告示、通讯,实时了解作业人员在工作面现场的状态,来保障他的安全,这也是保障整个工程能够优质高效建设的一个重要基础性工作。

(责编:杜燕飞、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