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坚克难 浴火重生——国企国资5年改革掠影

2017年09月13日13:45  来源:人民网
 

2017年8月,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印发两周年。

在中国国企改革史上,这份文件有着划时代意义,是习近平总书记领导下新一轮国企改革的纲领性文件。以此为核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有企业改革理论体系基本成型——这是历史性的突破,也是新一轮国企改革的总纲。

五年前,正在改写历史的《指导意见》就已开始酝酿。

党的十八大以来这五年,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国企改革,始终把国企改革放到重要位置,并设计了一条顶层设计与基层实践相结合的全新改革道路。

国企改革是中国经济领域改革的核心,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其内在逻辑是“变与不变”。

从改革开放之初的放权、承包,到国企脱困时期的抓大放小、战略性调整,再到国资委成立后的政资分开、经营权与所有权分开——30多年国企改革之路,能变的是有利于增强国企活力的体制机制;不能变的,是“两个毫不动摇”、“三个有利于”标准、“六个力量”历史定位,以及国有企业的“根”和“魂”。

在新的历史时期,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要求,要“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尽快在国企改革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新成效。”

这是新时期国企改革“攻坚战”的冲锋号,是向30多年来尚未被攻克的急流险滩、铜墙铁壁、荆棘硬骨的宣战。

作为中国经济的可靠保障、战略先锋和核心竞争力,国有企业坚持将改革进行到底,砥砺前行、久久为功,奏响了不平凡五年的最强音。

五年过去,这场攻坚战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五年来,国企改革组织领导体系全面建立,“1+N”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包括带有“四梁八柱”性质、支撑国企改革总体框架的重要政策;带有“定点爆破”性质、力求攻坚克难的专项政策;带有工作推动性质、指导部署落实的工作计划等。十项改革试点梯次展开,现代企业制度不断完善,布局结构继续调整,国有资产监管有效强化,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呈现出全面推进、重点突破、亮点纷呈、成效显现的良好局面。

五年来,国有企业规模实力显著增强,瘦身健体提质增效成效明显,创新发展成果不断涌现,国际化经营迈出坚实步伐。2016年,全国国有企业止住了持续下滑的不利局面。2017年上半年,国资监管系统企业的营收、利润均创近年同期最好水平。据统计,2013—2016年央企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率平均为107%。

五年来,中央企业党建工作各项任务得到有效落实,国企党建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问题得到有效解决,“补课”、“清欠”任务初步完成,国企党的建设呈现前所未有的良好态势。

这充分证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方针政策是完全正确的,国企国资系统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实践也再次证明,中国进入经济发展新常态和稳中求进新阶段,国有企业始终是引领经济发展行稳致远的改革中坚和重要力量。

习近平总书记督战,国企改革攻坚高举旗帜、系统谋划、整体推进、试点先行

经过30多年改革,国企改革已进入深水区。 “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怎么办?

“我们要坚持改革开放正确方向,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党的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要求,国有企业要在深化改革中自我完善,“在凤凰涅槃中浴火重生,而不是抱残守缺、不思进取、不思改革”。

李克强总理也说,“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但是,再深的水我们也得蹚”。

国企改革关乎13亿人切身利益。习近平总书记为此划定红线:国企改革要“有利于国有资本保值增值,有利于提高国有经济竞争力,有利于放大国有资本功能”。

钟吕既奏,瓦釜息声。五年来,国企改革高举旗帜,得到了社会舆论前所未有的关注、支持。自上而下,一批符合时代要求的国企改革理论成果次第涌现。

有了啃骨头、涉险滩的勇气,还远远不够。新一轮国企改革,还要有弹钢琴的本领。

国企改革是系统工程,既包括完善国资管理体制、深化国企改革,也包括国有资产布局结构调整,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乃至加强国有企业党的建设等,涉及到国资委、财政部、发改委、人社部等多个相关部门。

要想弹好钢琴,这些“手指”不仅都要动,还要配合起来。

为此,习近平总书记为组长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高度重视国有企业改革工作,审议通过多个重要文件,组织多次专项督查,直接推动相关改革的落地见效。

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国务院成立了马凯副总理、王勇国务委员担任组长和副组长的国企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国务院国资委。先后召开21次全体会议和若干次专题会议,统筹研究和协调解决改革中的重大问题和难点问题,加强对全国国有企业改革的组织领导和指导把关。

各部委间既有分工又有协作——发展混合所有制是发改委与国资委共同牵头;完善国资管理体制和两类公司试点是财政部与国资委共同牵头。

各省(区、市)、计划单列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全部中央企业都成立了国企改革领导机构。几乎所有央企和多个省市的行政一把手担任国企改革领导小组组长,比如辽宁省长陈求发、河南省长陈润儿;一些省市由省委常委或者副省长兼任国资委党委书记,比如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张剑飞、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国有企业改革文件的制定工作,组织研究审议相关文件,多次作出重要指示。

2015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指导意见》。此后,在多部门的配合下,国企改革形成了以《指导意见》为统领、以若干文件为配套的国企改革“1+N”政策体系,中央各部门又出台了110件配套文件,各地结合自身实际出台落地文件837件。

至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一轮国有企业改革的三大体系基本形成:一是围绕建设什么样的国有企业,形成了以基础论和力量论为主要内容的国企改革理论。二是问题导向、顶层引领的国企改革政策体系,即“1+N”文件体系。三是试点先行、层层落地的国企改革组织推进体系。

一分部署,九分落实。

无论哪家单位,哪个地方,主要负责人对国企改革抓和不抓不一样,虚抓和实抓也不一样。

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郝鹏、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多次深入调研,走访地既包括国资委的多家改革试点单位,也包括豫鲁粤赣湘辽闽等省份。他们一方面传达中央指示,一方面倾听基层感受,确保改革在正确轨道上行进,尊重基层首创精神,让好的做法能够推广。

几年来,作为第一批“摸着石头过河”的勇者,国务院国资委确立的“十项改革试点单位”冲锋在前,战果丰硕。

2014年,新兴际华被国务院国资委确定为董事会职权试点单位后,实现了央企董事会聘任总经理,成为国企改革的里程碑事件之一。

其后,新兴际华二级公司、三级企业董事会层层落实,2016年10月,已完成全部二级公司的经理层市场化选聘。今年上半年,已完成了90%三、四级企业经理层成员的市场化选聘。

作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单位,国投公司分批分类向二级公司授权。作为第一家授权试点单位,国投电力董事会得到了70多项授权。

国投电力董事长胡刚说,现在投资决策效率明显提高。“以前流程要走一个月,现在我们的决策团队可以24小时待命。”

2016年,18家试点央企利润同比增长33.2%;今年前5个月同比增长21.1%,均高于中央企业同期水平。

在地方,235项试点次第展开;在央企不同层级,试点到处开花。

“改革试点探索积累了一大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改革经验,国有企业活力生机得到了充分激发”。国资委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改革办主任彭华岗表示。

(责编:杜燕飞、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