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管理研讨会在宜昌召开 多院士把脉三峡工程

2018年05月16日16:35  来源:人民网
 

5月9日至12日,由16名院士参加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三峡行”活动在湖北宜昌三峡坝区举行。活动期间,举办了三峡工程管理研讨会,旨在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精神,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三峡工程重要讲话精神,研讨三峡工程运行管理的模式方法及其对长江大保护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的促进作用。与会院士专家就三峡工程及其管理进行了深入研究与探讨。

三峡工程是治理和开发长江的关键性骨干工程,自2003年蓄水发电以来,全面发挥防洪、发电、航运、水资源利用等综合效益。世纪回眸,今年距孙中山先生最早提出三峡工程设想恰逢百年。4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亲临三峡大坝考察,对三峡工程给予高度评价,恰似横跨一个世纪的历史对话——三峡工程百年梦圆。“十多年的运行实践证明,三峡工程已成为服务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的坚强支撑,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性工程,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标志性工程”。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赵宪庚院士在研讨会上表示。胡文瑞院士说, 三峡工程作为一个世纪工程,体现的工程造物精神、创造的是中国水电工程建造文化,代表着中国工程建造技术、建造管理、建造文化的先进水平。“作为一个中国人不到三峡工程来看看,就了解不了中国的现代化。”

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三峡工程时指出三峡工程是“国之重器”,这个“重器”怎样在长江经济带建设中发挥作用?郑守仁院士就工程本身进行了解读。首先,三峡工程要保障下游相关地区的防洪安全。如果中下游发生大洪水,三峡必须发挥强大的防洪作用,这是对长江经济带发展提供的安全保障。另外,三峡工程也要保障长江“黄金水道”的航运安全。三峡工程在枯水期将荆江河段流量由每秒2000多立方米提升到每秒6000多立方米,并通过蓄水大大改善了川江的航行条件。再次,三峡工程为长江经济带提供了巨大的水资源保障。三峡水库是我国最大的淡水资源战略性水库,它对下游地区生活、生产、生态用水安全是很重要的。郑守仁院士补充介绍说,三峡工程初始设计防洪主要是拦蓄上游大洪水,确保坝下游防洪安全。但是2016年、2017年,长江上游没有发生大洪水,而中下游发生了大洪水,三峡工程仍然利用自身巨大的调蓄能力,对中下游防洪发挥了重要作用。可见,三峡工程通过科学调度和优化运行,拓展了防洪效益,对于防御长江中下游洪水起到积极作用。

“要共建共享发展机遇, 努力实现合作双赢。”孙永福院士说,三峡工程是“国之重器”,管理和运行好三峡工程,既是企业的发展需求,更是对国家对人民的责任担当。三峡工程、三峡集团要制定新的更高目标,服务沿线,造福人类, 在充分发挥流域梯级枢纽防洪减灾、水资源保护、节能减排等生态效益的同时,通过工程措施、技术手段和科学调度,努力实现清洁能源开发生态效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相统一,让“国之重器”更好发挥作用。

在武汉召开的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新形势下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要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加强改革创新、战略统筹、规划引导,以长江经济带发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三峡工程作为治理和开发长江的关键性骨干工程,其本身生态影响如何?在共抓长江大保护中,三峡工程如何做?

殷瑞钰院士表示,三峡工程体现的是适应自然、适度发展自然、领先自然的理念,而不是人定胜天。三峡工程的建设理念和功能定位根据实际情况其实是在发生演变的。孙中山提出三峡工程设想主要是为了发电和航运,而在50年代,经历了洪水肆虐,防洪成了三峡工程的首要目的并持续到现在。随着时代的发展,特别是到“共抓大保护”,三峡工程理念在进一步推进,防洪之后的功能选择也在发生变化,水资源利用、生态调度这些功能正在突出,而且应该进一步突出。

王金南院士说,三峡工程应该是开启了中国重大建设工程环境保护管理的历史,在工程环境保护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实效。这里值得注意的一个问题是,三峡工程的环境保护问题和整个长江流域的环境保护问题是不同的。但往往人们会把长江流域生态环境问题,归结到三峡工程里去,这样就把影响放大了,这个是需要去说清楚的。因此对于三峡工程来说,已解决、尚未解决的生态环境问题,需要有专题报告出来,有理有据地去说服,这样,三峡工程才能真正地标记为世纪生态工程。

针对三峡库区的生态环保,蒋士成院士表示,三峡工程建设以来,三峡库区的生态环保工作取得了重大成果,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其环保难度依旧很大,这其中牵涉到多方因素,不是一个企业所能解决的。这个情况,中国工程院可以利用跨学科的优势,针对三峡库区、长江经济带的生态保护、修复、优化,成立相关课题,由中国工程院牵头,三峡集团、地方有关政府参加,共同解决长江流域的生态问题,促进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

同时院士们就三峡工程其他问题进行了研讨。院士们表示,要更深层次推动三峡工程的认知。蒋士成院士说,经过多年的论证、设计、建设、运行,三峡工程在工程建设、运行管理等方面已经做了比较全面的总结,但是这些更多的是面对专业人士,对于普通民众来说,三峡工程的总结与普及还不够。国家现在在大力宣传大国重器,三峡工程完全可以作为一个典型的案例进行推广,让这样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大国重器,得到更多的了解与支持。

饶芳权院士说,三峡工程大力推动了中国制造业的发展,为中国培养了一大批科学技术人才。他以国产水轮机组制造为例,做了个撑杆跳的类比。当时国产水轮机组想要跳得很高,但是自身条件没有达到。这时三峡工程立个高标杆,并提供了撑杆,国产水轮机组制造借机跳过去,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现在已能堂堂正正参与到国际竞争而且达到领先水平。饶芳权表示,因此这种推广,要在更高平台、更深层次进行,让更多的人理解三峡工程孕育的自力更生、自主创新的伟大精神,而且这种伟大不是别人施舍来的,是我们自己奋斗出来的。

作为灾害救援专家,站在安全的角度上,郑静晨院士表示,现在国家高度重视应急管理,应急管理能力是对政府能力的一个重要检验,对于企业来说也是如此。三峡工程作为如此庞大、重要的工程,举世瞩目,一旦出现问题,必将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在三峡工程,应急救援管理要得到高度重视。具体措施包括,做好应急救援管理预案,组建一支专业的救援队伍,系统开展突发事件应急演练,形成标准化的救援流程等。回归到底就是一句话,安全上三峡工程不能有事。

“跨行业的意见更重要,”原三峡开发总公司(现三峡集团)总经理陆佑楣院士说。现场的三峡集团负责人表示,将充分吸收院士专家的意见,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以及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三峡工程重要讲话精神的指引下,运行好三峡工程,主动服务长江经济带发展,在深度融入长江经济带、共抓长江大保护中发挥骨干主力作用,加快建成具有较强创新能力和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跨国清洁能源集团。

(责编:王静、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