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薛惠锋:钱学森智库为我国软实力的提升提供素材和依据

2018年05月29日13:02  来源:人民网
 
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薛惠锋做客人民网(人民网 杨僧宇摄)
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薛惠锋做客人民网(人民网 杨僧宇摄)

人民网北京5月29日电(记者杜燕飞)5月22日,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薛惠锋做客人民网,就钱学森智库的成立、军民融合等相关问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薛惠锋表示,以六大体系、两大平台为载体的钱学森智库,以及钱学森智库的发声器——钱学森论坛,聚焦于前沿技术、颠覆式技术,进而引领产业的变革,为实现业态的涌现、国家软实力的提升提供了可供参考、可供决策使用的素材和依据。

薛惠锋表示,中国航天60年,有它成功的值得自豪的地方。一系列的工程实践,在工程科技领域,把我国军工技术、保障国家的发展推到了一次又一次的高峰。但是,也需要很多方面要完善、不断的成熟壮大的过程。面对当今世界开放复杂的巨系统的环境,不断的发展中国的航天事业,能够保证国家的安全与发展,为实现中国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记得在30年前,钱学森就呼吁,中国航天,不仅仅要制造武器装备,为强军富国来服务,更要在思想上引领,在使能技术和颠覆式技术,包括前沿技术上不断的推出和创新。

钱老在当时有一个遗憾,虽然我国在航天领域所取得的成绩值得骄傲,但是更应该注意从航天领域取得的成绩,所形成的一整套的完整的管理经验和技术创新的经验,包括适合于中国国情,立足于世界进行领先水平,而不是跟踪水平的考验。这一系列的问题,都需要具有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工程的理论和方法。

他当时向中央建议,要把纯而又纯的学术创新的研究,放在中国科学院和大专院校;把实践创新产业化的地方,建议中央成立工程院,特别是系统工程院。他认为,至少在航天先成立中国航天的系统工程院,把理论和技术的成果进行产业化,形成系统的集成和提升,最后涌现出新的业态和产业。

薛惠锋说,这是钱老的遗愿,也是当年追求的目标。在学术理论和系统工程的孵化基地产业化中间,有一个中间环节,就是成立中国工程院。而中国工程院所依赖的学科基础是技术科学,这样的话,就把理论和实践中间架起了一个桥梁,这是钱老30年前的遗愿,也是目标。

在2016年4月24号中国航天首个航天日这一天,中央和各有关部门成立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它的军工代号是中国航天第十二研究院,中央编办和上级部门对十二院的定位有三条。第一条,建设钱学森智库;第二条,支撑航天、服务国家;第三条,作为军民融合产业发展总体单位。

薛惠锋指出,钱学森智库立足于钱老的美国20年、航天27年半、晚年三十年研究,所形成的思想库体系,情报数据体系、网络和信息化体系、基于模型的系统工程仿真体系,专家体系,包括决策支持系统体系,这六大体系依托在机器平台和指挥控制平台上,形成了以这六大体系两个平台为载体的钱学森智库载体。这种载体是一种方法,是一种工具,也是一种智库的武器。它会把多人拍脑袋所取得的成绩,在机器、仿真、模拟、推演情况下,使它更加的科学,更加的客观,更加的理性,更加的有效。

钱学森这样的智库,是为所有的智库打造工具的方法,是智库的智库,但钱学森智库是需要一个发声器,发声器就是钱学森论坛。到目前为止,已经举办了15次钱学森论坛。每一次钱学森论坛,都是钱学森智库所形成的丰硕的成果,向全党全军全国全社会各方面进行展示。包括在各地举办的钱学森智库聚焦数字中国、网信强国和网控南海、少数民族地区军民融合等等方面的问题,也有包括聚焦于前沿技术、颠覆式技术、使能技术所创造的引领产业制度的变革,还有钱学森智库聚焦改革开放40年。

“这些命题,都是钱学森智库通过钱学森论坛发声器所完成的成果。这些成果集聚军委、科技、工程界和军队等等方面的成果,形成了内参,已经陆续上报中办、国办、军办和有关部门,形成了国家软实力的可供参考、可供决策使用的决策素材和依据。”薛惠锋表示。

同时,当今世界是一个开放复杂的巨系统,钱学森创立的系统工程思想从战略、战役、战术上整体布局,跨领域、跨部门、跨层级综合集成,全方位推进我国政治、经济、社会、生态、文化,以及军事、外交等改革,实现从生产需求到设计需求、跟跑走向领跑的跨越。

 

(责编:杜燕飞、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