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山下“野羊家养”加速傈僳族人脱贫致富奔小康

2018年12月29日09:40  
 

棋盘石傈僳族村寨,位于云南省腾冲市滇滩镇联族社区东北部,于2013年被列入中国第二批传统古村落名录。

棋盘石北面是险峻耸峙的姊妹山,东临林波浩淼,苍青翠碧,风光旖旎的观音山;南面是峰形奇伟,青林垂碧,百草丰茂的螺丝山。清澈剔透,甘甜清洌的淡酒沟自北向南潺潺流淌。淡酒沟左岸,屹立着被评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淡酒沟明代银矿炼炉。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曾游历到此,对棋盘石的风土人情、地理风貌做了生动细致的描述。

历史上,棋盘石曾是向北跨境的商贸通道和腾北边关军事要隘。据史料记载,唐代南诏王跨境征茶山时,曾在棋盘石寨子东北部的姊妹山垭口设立哨卡。明朝后期,棋盘石境内曾出现过盛极一时的洋人街,汇聚了来自缅甸、印度、孟加拉国、老挝的数以百计的客商和来四面八方的本土民众进行贸易。

进入新世纪,棋盘石迎来火热发展的艳阳天。红旗飘飘指引前进的方向,党的煦暖光辉照耀着棋盘石的绿水青山。滇滩镇党委政府安排相关人员驻扎到棋盘石,与社员群众同心同德,提思路,调结构,改模式,供项目,干群一心,想方设法因地制宜开辟脱贫致富奔小康新路子。棋盘石山宽林茂,水草肥美,气候温润,是发展生态养殖的理想境地。在各级政府的关怀下,勤劳勇敢的傈僳族人充分利用得天独厚的地利条件,发展牛羊马猪等多种养殖,并逐渐实现集约化、规模化,其中扩大规模养殖特色传统的老品种山羊是重心操作。

棋盘石老品种山羊的养殖可追溯到明末清初,相传当地土人在棋盘石东山的羊圈崖子集体狩猎时,发现了一群在悬崖上生息的毛色体型不一的野羊,充满智慧的猎手们便设法把野羊擒回寨子饲养,野羊逐渐被驯化。后来,棋盘石傈僳族的先人从怒江地区泸水帕底河一带辗转辗转到达棋盘石,他们带来怒江之畔圈养的山羊和本土的野羊交配,产生了一种混合型品种。他们发现,这种混合血统山羊味道与众不同,肉质肥瘦搭配协调,肉味鲜甜细嫩而不失筋道,无膻味。这就是远近驰名的棋盘石第一代老品种山羊。

上好的水草环境育殖上好的牛羊,上好的食材成就上好的美味。自古有“山间碧玉”之称的棋盘石,山青水秀太阳高,天然优厚的自然条件造就了林间美味——老品种山羊的出彩流长。棋盘石老品种山羊的吃法有黄焖、红烧、清炖、清蒸、回锅、清汤、盐焗、盐卤、烧烤、油炸、黄煎爆炒、羊肉香肠、风味辣排、羊肉干巴、烟熏腊羊、血焐羊肉、蘸水羊生、羊肉火锅等几十种,花样繁多,层出不穷。

俗语云:“羊吃百样草”,棋盘石周边的大山包括姊妹山、观音山、螺丝山、羊圈崖等,山山不乏奇花异草,珍稀药材。由此,老品种山羊不仅可制作五彩缤纷的舌尖美味,还兼具多种疗病功效。姊妹山下棋盘石的老品种山羊无论调制哪道美味,都是吃前令人馋涎欲滴,食欲泛滥,吃时有滋有味,精彩浪漫,吃后回味无穷,幸福满满,韵味悠长。姊妹山羊供不应求,声名遐迩。

如今,选准养羊路子,顺利实现增收致富,棋盘石傈僳人的信心更足了,激情更高了。棋盘石呈现出“山苍郁翠绿,水干净清幽,路宽阔平坦,房齐整俨然,羊满山满厩、菜满墒满园、粮满柜满仓”的繁荣景象,姊妹山羊广泛的养殖加速了傈僳人家脱贫致富奔小康。(魏勤英、赵剑)

(责编:王静、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