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天下:奥帆中心因“会”而美

王 溱

2019年09月20日08:4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奥帆中心因“会”而美(行天下)

在青岛奥帆中心浮山湾举行帆船比赛。

张进刚摄(人民图片)

青岛奥帆中心的灯光秀表演。

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摄

一块地域因为“会”而名扬四海应该为数不多,而青岛就有这样一个地方。

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帆船比赛在这里举行,青岛因此被世界所熟知;2018年6月,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在这里召开,青岛再次为世界瞩目。

这就是青岛奥帆中心。

美丽岛屿 崭新地标

奥帆中心位于青岛的燕儿岛。顾名思义,这原本是一个“岛”,日月潮汐与岬角海湾涡流的常年洗磨、侵蚀,使这里形成了礁滩,隔水与陆地相望。后来经过人工填埋与陆地合为一体,“岛”实际名存实亡。然而特殊的地理位置,每到秋季大潮袭来时,这里惊涛骇浪拍打堤岸,“如雄武的骑兵阵营,勇敢地撞击到礁石群上,澎湃有声,洁白的大小浪花飞上半空,在阳光下迷蒙落下”,其景象非常壮观,被誉为“燕岛秋潮”。民国时期就是青岛著名的十大景点之一。

因为离市区较远,当年燕儿岛空旷萧条,鲜有人烟,但又因为景色宜人备受青睐。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国立山东大学在此建有植物实验场,大学学子利用实习机会在岛上支起帐篷,晚间举行篝火晚会,白天则扑向大海游泳。1935年电影《浪淘沙》取外景便相中了燕儿岛。著名女作家苏雪林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在青岛暂居,去过好几个海水浴场,但唯独感觉燕儿岛浴场海湾宁静,环境幽美,海天一色。

新中国成立后,这里建有军用仓库,百姓很少踏足。1968年一家规模庞大的造船厂入驻燕儿岛,巨大的船坞,敞开式的厂房以及许多重型机械把这块空旷的土地挤占得满满的,四周高大的围墙更是把本来一眼望到底的海面遮挡得严严实实。燕儿岛成了“神秘”的世界。许多青岛人,特别是年轻人甚至都没听说过燕儿岛这个名字,更不要说有机会踏上这块令人神往的地域了。

燕儿岛,何时才能重新看到你美丽而充满风情的尊容啊?

天赐良机。2001年7月,北京赢得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权,青岛成为北京的奥运合作伙伴城市,并获得了奥运会帆船比赛举办权,赛事基地就选在燕儿岛。两年后,船厂西迁,一个崭新的前所未有的新地标从此出现,它的名字叫做青岛奥帆中心。2008年第29届奥运会帆船比赛在此圆满落下帷幕,青岛为奥运精神的传播增添了浓重的一笔。

世界瞩目 再添辉煌

2018年年初,时隔奥运帆船赛十年后,又一个令人振奋和激动的消息传来,上合组织峰会将在青岛举行,会议地点确定在浮山湾畔的奥帆中心。

此时的奥帆中心虽然依然气势澎湃,精神矍铄,但毕竟已经走过了3600多个日日夜夜,有大量的提升工作要进行。

上合峰会是引人瞩目的国际性会议,举行这样一个重要会议,应该有一个相对匹配的会议中心才算圆满。当时奥帆中心没有成规模的会议场所。接到任务后,各路人马紧急动员齐上阵,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建造一座经得住历史检验的国际性会议会展建筑。197天,建筑面积5.4万平方米的雄伟建筑在奥帆中心拔地而起。面向大海,背靠燕儿岛,视野开阔,大气磅礴,是真正意义上的“依山傍海”。建筑融合了中国传统建筑形制,又融入了现代演绎。水平三段式,两侧翼角起翘,中间十字交汇,从空中鸟瞰,建筑犹如一只舒展两翼的海鸥,山、城、海、港、堤融为一体,寓意“腾飞逐梦,扬帆领航”,同时又展示了“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的青岛风采。

办好一次会 搞活一座城

2018年6月9日至1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来自12个国家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10个国际组织或机构负责人在这里达成了一系列重要共识,这是上合组织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级别最高、成果最多的一次峰会。

如今这座国际会议中心已成为奥帆中心最大的亮点,也是游客参观游览的主要场所。当你走到迎宾大厅,会看到一些标识的点位。上合峰会期间,习近平主席就在这里接见各国元首并合影,那个标有五星红旗的点位就是习近平主席站立的地方。2019年4月23日,习近平主席在这里集体会见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多国海军活动外方代表团团长并合影留念。再往里走,你会看到大范围会谈厅和小范围会谈厅。上合峰会时,8个正式成员国以及4个观察员国12位国家元首都曾坐在这里,进行正式会谈。上合峰会的成功举办,不仅给青岛带来荣耀,更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今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建设总体方案》,青岛被确定为“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办好一次会,搞活一座城”,正在变为现实,而这一切正源自奥帆中心的上合峰会。

海鸥展翅,在大海上翱翔。青岛腾飞,在“一带一路”中扬帆领航。

(责编:任妍、杨曦)